我要
投放

CHINA NATIONAL RADIO ADVERTISING CENTER

央广网首页

英格兰调情

2017-02-27 04:41:11 来源: 央广广告

 

             作者:王冠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主持人

  
  主持节目《王冠红人馆》 周六日9:00——12:00直播 13:00——16:00重播。

  

  5月底,有幸收到邀请,写一篇小文来汇报自己工作多年的思考收获。彼时正在英国旅行,欣然应允。之后的旅程也多了一层视角,思绪逐渐丰富。

  6月24日,英国脱欧成功,出乎所有人意料,注定是本年度的超级黑天鹅。在全球聚焦英国和欧洲命运的时候,我们也可以通过英国这个视角来审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历史与未来。此时集结成文,来与各位分享。

  

  红玫瑰与白玫瑰

  红玫瑰与白玫瑰,一直以来因为张爱玲一段关于爱情的表述在我们心中留下了一段未了的暧昧与温情。

  然而在英国的历史上,这是在1453年百年英法战争终于画上句号后紧接着发生的一场关于王位大统的残酷内战,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同属金雀花王朝的兰开斯特家族和约克家族因为王位继承发生火拼,略为类似明成祖朱棣发动的靖难之役。

  当然战争的结果很是体现英国政治的妥协精髓,以两大家族联姻而结束。此战对英国历史带来极其深远的影响,贵族武装消耗殆尽,庄园骑士在英国基本退出历史舞台,为英王强权执政腾退了空间。因为两大家族的徽章分别是红玫瑰和白玫瑰,所以也被莎士比亚称为玫瑰之战。

  说这些历史背景,是想说六百年之后当年的爱恨情仇和刀光剑影都已远去,历史的脚印和脉络清晰可见。而当年舞台上的各色人物却混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汇聚着历史的内在张力,冥冥之中自有一种力量把你往注定的方向抛去。

  今天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处在我们已经看见或者尚未察觉的时代浪潮中,时代会往何处迈进?央广精神的变与不变的支撑点和维度又是什么?几个时空坐标和关键词,来分享我的思考。

  

  2016 伦敦 BBC总部 压力

  当我们沿着伦敦摄政王街向北走到尽头,就会看到BBC的总部。各种留影摆拍之后和BBC中文部的朋友晚餐,言谈之中深感媒体转型的时代压力在相距8000公里的伦敦和北京都是一样的。

  作为欧洲第一媒体,BBC面对来势汹汹的商业传媒和信息传播的社交化趋势,依然疲于招架。传统的电视牌照费是否还能支撑未来的开支营收?为了保证品牌公信力该如何把握对于商业资本的有限开放?面对飞速发展的传播技术和扩张的渠道,该在多大程度上改造组织结构和生产流程?这些问题目前为止没有清晰的答案。

  就像玫瑰之战,在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要打多久,是输是赢,是死是活。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战争开始了,悠闲时光结束了。我们准备好了吗?

  

  1997 爱丁堡 苏格兰议会大厦 过程

  1997年,英国不仅把香港交还给了中国,还加大放权,允许苏格兰成立了议会。在爱丁堡的苏格兰议会大厦,你很难不被它的建筑风格所吸引。这是一幢足够现代感的建筑,很像是一处当代艺术博物馆。然而建筑所承载的确实时英国政治的精髓——议会协商与妥协。

  不同的代表,不同的声音在这里汇聚,之后交锋碰撞,讨价还价,最终形成共识和决议。这种方式展现了激烈甚至混乱的言论集中与交锋,却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玫瑰之战这样的兵戎相见。而且给了各种声音和思潮一个充分展现的空间。

  

  在不涉及国家机密的议题辩论中,在指定时间,议会是对公众开放,可以参观的。为什么要展现这个过程?过程和结果的关系是什么?而今天的信息爆炸和过剩的时代,央广又该生产什么?我认为和苏格兰议会是一样的,在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生产的是一个思辨的过程。这就是台领导要求做精做强评论的价值所在。

  拿出手机,各种APP信息推送会彻底粉碎广播的信息一次传播的额机会。当新闻不能第一时间抵达,广播的空间和价值更多的就是展现议题和结果之间思辨的过程。展现不同,强调共识。这是国家电台的使命,也是今天广播和电视相对于移动端的比较优势。而究竟如何才能更好的展现过程,我们还没有形成定论。

  

  1985 伦敦西区 女王剧场 经典

  此次英国之行,最大的满足之一就是现场欣赏了慕名已久的音乐剧《悲惨世界》。请注意女王剧场海报下面的一行小字:而立之年,生日快乐。从1985年诞生至今,历时三十周年。

  这部名剧在全球各处巡演,经久不衰。为什么?是什么成就了经典?现场观剧感受,精致的舞台装潢,和感人至深的唱段自不必说。还有各种声光电的现代技术手段。舞台在不断的逆时针旋转,给人一种目不暇接的节奏感。

  当代的受众心理节奏和过去截然不同,应该靠什么抓住受众的注意力而不被移动端分散?这要求产品本身的振幅和鲜活感都大大增强。而这都是手段,不是灵魂。

  这部伟大的音乐剧的灵魂依然是雨果在《悲惨世界》这部伟大名著中所描绘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和那一个个不朽的文学形象。时代不断变幻,而人性依然永恒。

  今天的央广人能不能从喧嚣翻滚的时代碎片中去发掘背后的人性价值并加以放大?我们的声音是否还拥有穿透人心的力量?这样的扪心自问当然应该是央广未曾改变的时代命题。

  

  1883 伦敦北郊 联合

  在伦敦北郊的卡登镇,上午逛了周六的水闸大集。午饭后查好了公交线路图,去高门公墓拜谒马克思之墓。这是我此次伦敦之行的一项重要安排。

  没想到公交车不收硬币,只能刷公交卡。无奈之余只好用Uber叫了辆车,和司机说我要去见马克思……司机看见我的东方面孔,会心一笑。二十分钟之后我就已经到了马克思墓碑前。1883年,马克思与世长辞,长眠于此。

  马克思从未到过东方,他估计也未曾想到自己的思想会给古老的中国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马克思的墓碑上写着:世界各地的工人们联合起来!这是他未尽的夙愿。

  而今天的央广或者说今天的广播需要和什么样的资源,以何种姿态进行联合?时代飞速发展,从我2003年参加工作以来,央广的生产模式到传输模式并未有根本性变化。在这个飞速变革的时代这是一个让人十分焦虑的现实。而关门办广播,就广播论广播的时代已经永远的过去了。

  在我抵达英国的第二天(0530),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了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习总书记发言特别强调指出:“如果我们不识变、不应变、不求变,就可能陷入战略被动,错失发展机遇,甚至错过整整一个时代”。这样的时代号角能否激励央广奏响属于自己的时代强音?

  

  1297 斯特灵 勇气

  斯特灵是苏格兰首府爱丁堡西北方向的一个小镇。小镇一派平和,风景如画。却是整个苏格兰的精神地标。公元1297年9月11号,苏格兰的大英雄威廉.华莱士率领一帮不甘屈服的苏格兰农夫,在斯特灵的石拱桥旁击败了英格兰的重骑兵,书写了苏格兰历史上最为荡气回肠的爱国主义诗篇。

  1995年出品的好莱坞大片《勇敢的心》更是把这个关于自由与尊严的故事演绎的淋漓尽致。正是出于对这部电影的难以忘怀,让我专程来到这座桥边来凭吊勇士,缅怀历史。

  面对时代浪潮滔滔,人人都会茫然而畏惧。但我们是止步不前视而不见,还是迎难而上放手一搏?借用这部电影中我最喜欢的一句台词来作为这篇小文的结尾:many man dies,but not every man realy lives。七百年过去了,华莱士的声音仿佛还在桥边回响。每个人都将死去,但你又是否真正的活过?我们是否为了自己心中所期待的更美好的央广而奋斗过?时光飞逝,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