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
投放

CHINA NATIONAL RADIO ADVERTISING CENTER

央广网首页

像战士一样冲锋

2017-02-27 04:40:06 来源: 央广广告

 

                                  作者:郭长江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宁夏记者站站长
   

  美国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曾有句名言,“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如今,我们这些生活在相对和平环境里的记者,同样需要“像战士一样冲锋”的精神和血性!

  在我近三十年的新闻职业生涯中,也在不经意之间,面临着诸如生死之类的选择。

  2010年8月7日23时左右,甘肃舟曲发生洪涝灾害,损失惨重。县城北面的罗家峪、三眼峪泥石流突然下泄,由北向南冲向县城,冲毁沿河房屋,阻断白龙江。三分之二的县城,浸泡在堰塞湖里。

  作为第一批连夜抵达现场的兄弟记者站记者,按照台里的要求,我们在各个救援现场穿梭采访。10日下午,一些解放军战士在紧急清理、疏散白龙江附近的群众,我意识到,很有可能要进行堰塞湖清淤爆破行动。

  职业习惯,让我选择留在现场。担心以安全为由被请出,我趁着小战士不注意,蹲藏在一个刚挖出了几具尸体的小山包后面,扑鼻的恶臭中,等待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了现场绿色起爆指挥旗落下。那一刹那,在纷飞的碎石中,我起身半跪着,屏住呼吸、眼睛紧紧贴着相机的取景窗,随着几声沉闷的起爆声,按动快门,成为现场第一个以图文形式报道此次堰塞湖清淤爆破的记者。

  2007年春天,我担任央广《穿越三北风沙源》西线报道组组长,历时近一个月,跋涉上万公里的长途颠簸及指挥、组织工作,虽然右膝关节撕裂的韧带还在恢复期。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或因亲见途中太多的翻车、撞车等恶性交通事故的,神经一直绷得很紧,以至于结束采访后的好多个夜晚,都会猛地坐起身来,念念有词地指挥同事们疏散,家里人甚至怀疑我得了某种“怪”病。也正是这次采访,在我的右腿膝关节上,永远地盖上了“退行性病变”的“印章”,并不得不告别我酷爱的足球运动。

  2009年6月,在为台大型系列报道《黄河日记》前期踩点,寻找宁夏石嘴山黄河上最后的老艄公时,突然脚心被扎进了一根铁钉,疼得整条腿不停地哆嗦,咬着牙让同事拔掉后,继续一瘸一拐工作,直到子夜时分才赶到医院打了破伤风针。

  2010年9月的一天,快下班时,忽然接到贺兰县一家企业液氨泄露的线索,在没有任何空气安全隔离设备的情况下,我只身开车闯入味道浓烈、几乎睁不开眼睛的现场,只是简单用随车携带的矿泉水浇湿一条毛巾,捂住口鼻。由于呼吸道被严重灼伤,胸闷、吞咽困难的状况持续了好多天。

  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为了确保央广网为我开辟的系列专栏评论《老郭侃球》不断档,白天正常工作,晚上看完球赛后第一时间写评论。到了最后,只好一边吃着速效救心丸,一边看直播写评论,一个多月连续评论34篇,为央广网在世界杯期间掌握相当的网络话语权,尽了一个央广人应有的心力。

  西北地区的自然条件,相对来说比较艰苦。因而,采访中,总会有一些不期而遇的遭遇战:拍照时,脚下踩着的条石整体滑落,而脚底下则是深不可测的深渊;专心录音时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吹得失去重心;在沙尘暴中工作,既要紧紧护住相机、录音机等设备,还要防止被流沙掩埋;翻车、汽车抛锚在“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旷野里、挨饿长达30多个小时等等。

  时常有人问我,怕吗?当然怕!!!这一次次的经历,让我在“像战士一样冲锋”的过程中,习惯于坦然面对一个个无法预知的危险和考验。作为央广人的使命感,将我紧紧地钉在了现场。面对着不可预测的凶险,恐惧并不丢人,真正丢人的,是在凶险面前落荒而逃,恐惧压倒了责任感。

  我和同事曾经采访过一篇录音特写《李老太太的乔迁之喜》。为了能录上象征着历史的那种原始、干枯的门轴摩擦声,爬上爬下、甚至趴在地上录了几十扇门的音响,仅仅是为了几秒钟的音效。同样,为了一些特殊的音效,我们常常冒着危险,尽量靠近音源,近点、近点、再近一点。今年“春运”期间,在陕西定边火车站由于过于专注地蹲在铁路边,采录火车轮子与铁轨摩擦发出的音效,站台发车员竟然误认为我们是“不安全隐患”,迟迟不敢摇动语旗、送出发车信号……

  像战士一样冲锋。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还需要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备和应对。在平日里爱护好自己的装备,锻炼好自己的身体和意志,否则,意外的“非战斗减员”将成为直接成为左右记者捕捉战机,迅速占领新闻报道阵地的“无形杀手”。记者及早树立好未雨绸缪的意识,做好知识储备工作,才能达到“战无不胜”的目的。相反,如果不客观、科学地分析记者的现场、采访及发稿环境与状态,即便是优秀的记者也会陷入一个无的放矢、难以作为的尴尬境地。

  像战士一样冲锋,也需要智慧和牺牲。近年来,宁夏记者站常有消息、评论、通讯等作品获得中国新闻奖,记者站仅有的三名记者均以优异的表现和成绩,获得了“高级记者”职称。宁夏记者站至今还保持着一项记录:从2006年初央广网宁夏分网开通至今,宁夏分网从没有一天停止过更新稿件,并且拿回了宁夏回族自治区新闻网络历史上的第一个、也是当时唯一的一个一等奖;今年3月,宁夏记者站又自加压力、开通了自媒体公众号“央广宁夏”,虽然平时只有两、三个人,但包括节假日在内的每天都刊发稿件,最多的一篇文章点击量超过一万多次。“央广宁夏”还跻身于宁夏回族自治区自媒体公众号周排榜前20名,产生了相当的社会影响力,也为央广在宁夏大地上,盖上了一枚鲜红的“印章”。

  像战士一样冲锋,作为央广人,为了央广的事业和未来,我们依然时刻准备着,冲破艰难险阻,践行着央广人的职责与使命。